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重生之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08-02 11:44:32

重生之权倾天下 已完结

重生之权倾天下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吊儿郎当一咸鱼分类:穿越主角:云岚茉莉花

独家小说《重生之权倾天下》由吊儿郎当一咸鱼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岚茉莉花,内容主要讲述:谋者,以谋取功名、取利禄也。尚分谋己、谋人、谋兵、谋国及谋天下五层。一心想着在山野之中当自己私塾先生的云岚,却在女帝的软硬兼施下成了那权倾天下的绝世相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同类

跟人对视就能把人给杀死!?

云岚忍不住的背后直冒凉气,这也太Bug了点吧!

他无法想象,如果这个女刺客所言不假,那么和这双眼睛对上一会儿的功夫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给杀了,那这天下就没有她杀不了的人了。

再加上她那鬼魅一样的轻功,这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人给杀了还一点动静一点伤害都没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死者只是突然病亡了呢。

“你……就是打算用这招来刺杀女帝的么?”

云岚也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着一些‘功夫高手’,可以掌劈巨石、飞檐走壁,然而这些都属于‘常识’范围内。

只靠着眼神就能够杀人——电眼逼人么?

内心吐槽了一下让自己紧张的内心缓解了一些,他看向面前的女刺客,等着她的回答。

“嘻嘻嘻嘻,我听说你是一个聪明人呢。”

那女刺客没有回答,而是把话题引到了另一个方向。

她猛然逼近云岚,嘿嘿笑着:“你可以猜一猜,如果猜对的话,我还可以告诉你更多的秘密。”

强忍住从她面前躲开的冲动,这人实在是有点不太正常,无论是那神奇的能力,还是这莫名癫狂的行为。

可这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忍住,不要做出任何让对方反感的行为来,要让这场谈话能够继续下去。

取得的情报越多,那么他就可以更好的找到活着离开这里的方法。

既然对方玩闹似的让他来猜,他也就只有尽可能还原这次刺杀事件的始末,来达到下一步谈话的条件。

“可以给我一点事件么?”

女刺客嘻嘻笑着点了点头,还没等云岚看清楚就一个晃身翻身回到了十来米外的桌子上坐下,等待着他的答案。

对方给了一点让他思考的时间,云岚闭上眼睛,先把昨天晚上从她跟明德那偷听来的情报整理一下。

关键点有几个。

1:明德是接应。

2:刺客跟明德不对付

3:两人谈到了‘王爷’

最关键的自然是最后的‘王爷’,现在夏朝还有的几位封王的都是先帝时期的几位亲王,按辈分算都是女帝的表舅。

云岚知道的有三位,一位是在这京中的‘果亲王’,据传言这位亲王是先帝的弟弟,排行十二,先帝二十三年前登基的时候就被封了果亲王。

他之所以在东洲就知道这位远在京城的王爷,是因为这位王爷是以‘玩’出名的,无论是骰子还是牌九蛐蛐,这位王爷可谓是无所不通,也是最不正经的一个王爷。

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几年里走江湖听了不少关于这位王爷的趣闻,夺嫡的时候就跑到了东洲游玩,等结束了才回到京城,一点也不参与政事。

人间传闻都称这位王爷为‘糊涂王爷’。

首先这位就被排除了。

然后是‘成亲王’,和果亲王一样是先帝刚登记不久被封的王爷。

这位成亲王在先帝时期曾经担任文渊阁大学士之职,传闻其酷爱书法画作,平日里喜欢吟诗作对。

女帝登基后没一个月这位曾经的大学士就主动递折子辞官,后经准许回到江南老宅。

关于这位成亲王的事情他听的不多,可从动机上来看这位王爷的动机也很小。

最后一位:平西王——吴三桂。

此吴三桂和云岚所知的历史上的吴三桂不同,先是年代,现在还没公元历,但按照秦朝灭亡时间推算现在也就是公元200-300年左右。

不过据云岚所知,这里的公元200-300年差不多跟他所知的公元1300-1500年的生活状况差不多。

可能跟这个有关系所以才出了个吴三桂?

先不提这个没来由的猜想,这个吴三桂和他知道的吴三桂虽然是完全不同的两人,除了没有引清兵入关这一点外其余居然都差不太多!

大夏17年,圣祖夏为名时期就平定辽东参将叛乱,被封三等侯。

后与西凉人打了四年零八个月,大夏21年第一场冬雪来临之前八百里加急传来捷报,举国欢庆。

吴三桂被召入京,圣祖夏为名出京三十里亲临圣迎,第二天内阁拟旨,封平西王,建立并驻守嘉峪关。

因编纂‘帝王录’,云岚了解过不少关于吴三桂的事情,这位平西王以不到三十之龄就封了平西王之位,先如今不过四十有余,先帝在位期间就在西边拥兵自重,女帝登基后有什么想法更是不足为奇。

如果女帝被刺杀,夏朝大乱期间最可能夺得帝位的恐怕就是这位平西王了。

云岚假想了一下,如果他是平西王,在西边拥兵自重,还想要搞刺杀篡夺帝位,那么必定是手上有底牌,否则嘉峪关离京城4000余里的路程,光是一去就得一个月之久。

隔着这么远如果没有后手,等他得到消息再发兵北上,恐怕这边混乱的朝局早就稳定下来了。

想到这里云岚看了一眼那女刺客,她还坐在桌子上一摇一摆的,饶有兴致的盯着这边看。

她那样的功夫再加上如此诡异的能力,派这样的人手来说明平西王已经下了必杀女帝的决心。

那么真的就靠这样一张王牌就可以了么?

不,如果我是平西王,我一定不会把赌注全压在一个人身上!

双手合十抵在眉心和鼻梁上,两根大拇指九十度伸出抵在下巴,云岚闭上眼睛,仔细的思索着自己遗漏的信息。

即使是他这种不会武功的人也看的出来这个女刺客的功夫绝对比展博这个大内侍卫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如果他是平西王,那么这种等级的刺客绝对是放到最后时刻才会出手的王牌,听昨天晚上她和明德的谈话好像连女帝的行程都没有搞到手。

看上去这名实力高强的女刺客就跟先头兵的探子似的。

探子?

想到这里云岚皱起了眉,只靠这样一名刺客进行这么重要的刺杀是不可能的,必然还有别的人手才对。

如果刺客的身手全跟这女刺客一样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闯进养心殿就完事了。

况且那女刺客也说了,她是‘怪物’,而且除了我之外还没有见过其它的‘怪物’,大胆的猜想一下其他的刺客可能还到不了这种程度。

可为什么这样的‘王牌’却当做小兵卒一样用呢?

思虑半晌这点云岚也没想通,就暂且先放到一边。

既然要保证行刺的成功,那么很有可能是复数以上的刺客进宫,这种大规模的行刺计划肯定不会只买通明德这么一个主事太监。

或是宫女,或是太监,或是大内侍卫,必然还有其他参与进来的人。

还有……

“怎么样,想到了么?”

耳边响起的声音让云岚的思路被打算,回过头一看那女刺客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边,就蹲在他旁边,猩红的眸子一闪一闪的。

没办法,云岚只能把暂时猜想到的如实托出。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平西王吴三桂的人,而且进宫刺杀女帝的刺客不止你一个,被买通的太监也不止明德一个,我说的对么?”

和那猩红的眸子对视,云岚明显从中看到了惊讶的神色。

他暗自舒了口气,看来是猜对了。

“嘻嘻嘻嘻,不亏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你猜的一点没错。”

肩膀被猛然拍了一下,云岚感觉好像跟巨石砸到一样,差点没吐了血。

这女刺客果然是脑子有问题。

不过为了获取更多的情报,他还是得摆着副笑脸:“阁下谬赞了,在下不过是一介山野草民,一点小聪明可当不起‘最聪明’这个名号。”

女刺客拍着云岚的肩膀起身,在这阁楼中来回踱步。

“仅凭我跟那个死太监的几句话就猜到了幕后主使,还是当朝女帝的授业恩师,如果连这样的你都称不上‘最聪明’的人,难不成还是我么?”

听着前半句云岚还觉得没什么,只是暗自猜想果然那天的情报是这个女刺客故意放给他的,否则凭借这么高的功夫怎么会不知道外面有人偷听。

只是听到后半句,提到女帝和他的关系时他有点背后冒冷气。

“你知道我和女帝的关系?”

这件事情他都还是今天才知道,这么这个女刺客早就知道了?

平西王连这种事情都掌握了?

“当然啊。”女刺客嘻嘻笑着说道:“今天你跟女帝谈话的时候我全都听到了。”

啊,原来是今天才听到的啊。

云岚心里舒了口气,要是平西王吴三桂连他的情报都有,恐怕他以后这日子会不太好过。

不过这口气还没舒完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说今天下午我跟女帝在烟云轩谈话的时候你在?”

云岚瞪大了眼睛,今天下午他和女帝见面的时候那丫头身边可是一个人都没带,就门口站着俩大内侍卫。

“对啊。”女刺客不以为然的笑嘻嘻的说着:“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呢,可惜她很快就要死了。”

不,不对!

问题不是这个!

云岚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着:“既然你看到了女帝,为什么没有杀她?”

他敢说今天下午是刺杀那丫头的最好时机,一个太监、一个大内侍卫没带,旁边就他这么一个连抓只鸡都费劲的家伙,要是抓住机会行刺的话……

想到这里云岚打了个寒战,他万万没想到那丫头私底下见他一面居然差点害死了她!

女刺客也跟云岚一样满脸疑惑:“杀她又不是我的任务,**嘛要给那群XX打工。”

???

你是刺客啊大姐,你们这怎么分工的!?

等会儿……

刚吐槽完云岚就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刚才说杀女帝不是你的任务,那么你的任务是什么?”

女刺客嘿嘿笑着:“想知道么?想不想知道?要不要知道?”

呃……

“那个,我很想……”

话说到一半,女刺客忽然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云岚连忙收住声,疑惑的看着她。

看着女刺客指了指阁楼的一个窗户,云岚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边,向外看去。

这扇窗户对着的是晴水楼的院门,那里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在院门口左右张望着,然后蹑手蹑脚的往里面走。

明德?

他怎么来了?

云岚的心又开始砰砰跳,刚才他和这女刺客说了半天的话倒还算和谐,顺着这架势下去说不定套完话这个脑子有毛病的刺客还能把他给放了。

可明德这一来算是坏了事情,万一这女刺客觉得他碍事现在就把他宰了,那他可哭都没地儿哭去。

有些紧张的回过头,只见那女刺客嘻嘻笑着,用下巴指了指阁楼的一处。

云岚顺着看去过,那里有一张倒在墙角的桌子,大小正好够他藏身。

谢天谢地,看来她还不想杀我!

连忙低头道谢,云岚蹑手蹑脚往那边走去,刚走到桌子背后坐下,那明德就跑上来了。

“嘿!东西咱家给你拿来了,女帝明天的行程都在这,可别搞砸了!”

明德急匆匆的上来就从怀里拿出一张纸丢在地板上,旋即就准备转身离开。

可女刺客对明德这态度很不爽,坐在床边的长桌上晃悠着一条腿说道:“等等。”

明德迈出的步子停下,转过身看去,那女刺客正伸出自己的小拇指看着,对地上扔着的重要情报连看都不看一眼。

“什么事,咱家还有事,没工夫跟你在这里磨蹭!”

女刺客抬眼瞥了一眼明德,旋即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指头上。

“我不认识字,你给我念一遍。”

“嘿—!”

明德一听这火气就上来了,也不管会不会被人听到,指着女刺客的鼻子就骂道:“不就是平西王养的一条野狗,居然还敢让咱家给你办这种事情,就咱家也是你这种野狗能使唤的了的?”

女刺客看向明德,眼里闪着妖异的红色光芒。

“我说,让你给我念!”

妖异的红光盛放,明德脸上的嚣张瞬间消失,惊恐的一**坐在地上,浑身都在发抖,只是片刻冷汗就浸湿了后背。

太监都是一群在主子面前唯唯诺诺,在外人面前欺软怕硬的主。

本以为那女刺客就是一条任人使唤的野狗,但当这条‘野狗’变成狂狼露出那能轻易撕碎他的獠牙,明德很理智的怂了。

“是、是,小的这就念!”

颤颤巍巍的从地上捡起自己刚刚扔下的纸,明德一字一句的念着。

“据、据查,大夏女帝明日丑、丑时一刻在养心殿睡下,届时总管曹正淳换班离去,正是下手的好时候……”

今晚的月亮被乌云遮住,透过窗户的缝隙没有多少光亮,能看清楚楼梯不摔一跤就不错了,那上面写的字他自然是看不见。

不过这些都是他自己写的,当时怎么写的这时候怎么念就行了。

“大内侍卫的巡逻图呢?”

“在,在这后面,您,您请看……”

跪在地上用膝盖快速移动到女刺客面前,明德把情报呈上,就跟服侍主子似的。

女刺客的脸上蒙着黑色的纱巾,看不到她的面容,不过从她的眼神也可以看出她这时候肯定是非常的得意。

“行了,你退下吧。”

女刺客摆了摆手,就跟赶野狗似的。

明德带着怨恨的眼神刚抬起头就看到了她依旧散发着妖异红光的猩红竖瞳,吓的连忙低下头。

“是,小的马上离开,马上离开……”

明德已经一刻都不想在这鬼地方跟这疯子待在一块了,反正明天过后这家伙就要死了,到时候他一定要往这疯婆娘的尸体上吐两口痰!

咚噹、

明德正爬到一半忽然左侧的黑暗处忽然传来一声响动,这一下差点没把他魂给吓出来。

“谁,谁在那!?”

躲在桌子后面的云岚恨不得把自己给掐死,本来这麻烦就能平安躲过去他自己又给招上身了。

刚才他心想这件事情好在是过去了,松了口气就往后躺了一下。

也不知道他背后给放了个什么物件,就小小的动了一下给弄倒了。

好不容易那女刺客放他一马,这要是被明德发现了恐怕就麻烦了。

就在云岚纠结这件事情会怎么样的时候,忽然他发现自己面前好像有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在聚集,仔细一看好像是从右侧晴水楼的木墙上面穿过来的。

“啊,大概是我抓来的那只兔子吧。”

兔子?

随着女刺客的声音落下,云岚眼睁睁的看着眼前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兔子,那兔子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从空中落到他的肚子上,转身跑了出去。

“你看,这小家伙总是喜欢乱跑。”

云岚还没缓过劲来那兔子是怎么出现的,就听见另一边明德连连道是,然后一阵叮呤咣啷后脚步声顺着楼下就离开了。

我应该是看花眼了吧?

这样想着,云岚从桌子后面起身,看向女刺客。

这时候的女刺客盘腿坐在桌子上,一只白色毛茸茸的兔子就坐在她怀里,两只耳朵摆来摆去的。

忽然那兔子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明明阁楼里面黑的就能勉强看到个轮廓,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双红色的小眼睛他看的无比清晰。

女刺客拍了拍那只兔子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好了,你继续在地下躺着去吧,那个死太监很快就会给你陪葬的。”

等女刺客说完,那兔子居然跟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了。

云岚只感觉一股凉气从后脊梁背蹭蹭蹭的往头顶冲,明明还是秋天,他却感觉自己跟被扔到北极的冰窟窿里一样。

“刚,刚才的是什么……?”

昨天夜里他来这里偷听明德和这个女刺客说话就是因为一只奇怪的兔子把他从烟云轩后面的破洞给带过来的。

如果他没猜错,那只带他过来偷听,并且带回馨梦阁后第二天莫名消失的兔子就是这一只!

“啊,你说那只兔子啊。”女刺客笑嘻嘻地说着:“那是一个被死太监杀了的宫女,尸体就埋在你昨天过来的那个墙洞旁边,在这里待着也挺无聊的,白天也不好出去,就让她当我的眼睛去宫里头瞎转悠解闷,而代价就是让那个死太监和她一起下地狱。”

尸体!?

灵魂!?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想到自己抱着个鬼魂抱了一晚上,还从人家的尸体上爬了个来回,云岚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哪哪不对劲。

云岚僵着一张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原来你还能招魂啊……”

今天晚上过的可真是太**了,前世今生活了整整28年,这么**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嘻嘻嘻嘻,作为‘怪物’拥有这样的能力不是很正常么?”

女刺客倒是一点也不在意,还上下打量着云岚:“你应该也跟我一样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才对,告诉我,你的能力是什么?”

特殊能力?

一时间云岚想到了自己那堪比‘仙丹妙药’的血,如果那女刺客说的没错他也是‘怪物’的话,这就应该就是他的特殊能力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讪笑着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这秘密自从他知道开始就一直保守到现在,自然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说出去。

“切~~”

女刺客明显的不高兴了,手抓着**下面桌子的一角稍稍一用力就把厚实的桌角给掰了下来。

清脆的一身响动差点没把云岚给吓死,这手劲也太恐怖了点吧!?

这时候女刺客的猩红竖瞳忽然又开始闪烁起那不详的红色光芒,她捂着额头,一副痛苦的样子。

“那个,你没事吧?”

漆黑的阁楼在她的眼中被一片血色浸染,当她的视线转移到云岚身上后头疼的感觉明显减缓,片刻的功夫眼中的世界就恢复了正常。

她吐出一口气。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任务么,我可以告诉你。”

“你的任务不是刺杀女帝,而是为了刺杀在后宫的夏灵儿公主,因为她是女帝最疼爱的妹妹,所以一旦她出了什么事情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后宫这边,女帝那边其他人就好动手了,对么?”

她眼睛微微睁大,旋即恢复平常,嘻嘻地笑着:“你说对了一半,女帝和公主都得杀,只不过他们那群废物一块去杀女帝,而我一个人去杀公主而已。”

小说《重生之权倾天下》 第十七章:同类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百合小说
  3. 总裁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