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侯爷就是口嫌体直

更新时间:2019-08-02 18:00:51

侯爷就是口嫌体直 连载中

侯爷就是口嫌体直

来源:微阅云作者:十六分类:言情主角:赵瑾许郢

独家完整版小说《侯爷就是口嫌体直》由十六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赵瑾许郢,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被烈火包围的花轿中,赵瑾死在了嫁给青梅竹马的那天。赵瑾在花轿中“一觉醒来”,入了洞房盖头一掀――赵瑾:卧槽?夫婿怎么变了?!大家闺秀突然重生成小家碧玉。这是一个大家闺秀重生成小家碧玉和守身如玉二十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率先走到前边,不过转瞬又恢复如常,言语还是那份嫌弃之意:“嘁,果然女人家家动不动就吸鼻子。走了,别让母亲久等!”

夫妻二人刚到寿和堂,便有下人忙着去通禀。

许郢的继母杜老夫人花甲之年,却精神矍铄,眉眼间庄严却不失雍容。

赵瑾一进门,就及其眼尖地看到杜老夫人微不可见地皱了眉。

她不禁暗自思忖,莫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

当下又将行走的仪态更摆正了几分,见礼敬茶的时候也分外注意,务求做到无一差错。

一盏媳妇茶被举到杜氏面前。

杜氏却久久未动,打量着跪在自己身侧的“沈碧玉”,她见这女子肤如凝脂,腰若纨素,倒是难得的好样貌和好身段。且这新妇敬茶时,虽是躬身之态,但身骨正直,不见半点瑟缩。

更让老夫人惊讶的是,自从儿媳妇进来的那一刻起,她便暗自打量着,见她竟然不慌不忙,抬步寸寸有矩,走路连那裙摆扬起的幅度,都似拿尺子丈量好了一样。是以她才会皱眉。

这闺礼,满京城也就寻得出一个赵家女了罢。

可沈碧玉不过是一介长史之女,恶名在外,让她起先就对这个媳妇儿并无好感。加之七品小官家中,既无多余银钱请教习嬷嬷,也无什么高门出身的长辈指导,且这次圣上赐婚仓促得简直像是怠慢了长宁侯府,从赐婚到成亲,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压根儿来不及派教习嬷嬷到沈家去教导沈碧玉。这实在异常。

于是杜老夫人并未马上接茶,只淡声道:“你虽出身小门小户,倒是在仪态上颇下功夫。”

赵瑾闻言,身形仍旧稳稳维持着原状,眉头却微不可见地蹙起。

按理来说,杜氏是极为看中门第的人,倒不是看重身份,只是看中高门中对贵女们的教养所下的功夫。

若是真正的“沈碧玉”,杜氏有不满尚可理解。可如今是她赵瑾在此,虽不敢夸大自己的礼仪出挑,但好歹父亲出身京中历经三朝而不倒的百年世家,她自小的教养嬷嬷便是从赵家老宅请来的。从小到大,在人前行止规矩鲜有错处。而杜氏如今语声中似不仅是不满,还有淡淡的讥讽。

赵瑾思绪渐渐跑远,浑然不觉杜氏已经接过了茶盏。杜氏抿了口茶,见她还维持着原状,心中暗道莫不是这话重了些,毕竟是许郢的媳妇儿,也不能落了儿子的面子,当下缓了声:“行了,起来吧。”

赵瑾骤然回神,低低应了一声。只是膝盖还未来得及抬起,便有一只手伸过来架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扶起。

“若想孝敬母亲,来日方长,不急在这一时。”许郢把她拉回身旁,话中有些调侃。

赵瑾垂眸,见两人交缠的十指被遮在他的宽袖下,这般在杜老夫人面前,好像……不太像话。

只是当着杜老夫人的面挣开似乎更不像话一些。

上头的杜老夫人却似乎不打算这么轻易了事,开口一问便直中要害:“我听说,子呈今早是从书房出来的?这又是作何。”许郢新婚第二天便从书房出来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杜老夫人。

赵瑾一颗心猛地提了上来,连带着被许郢握住的手都忍不住稍微紧了紧。

未曾料到的是,许郢先上前一步回道:“儿子身上的伤还未好,不宜和新妇在新房多待。”

“侯爷到底才是府中的正经主子,新妇则该尽新妇的责任。”这话便是在训斥赵瑾了。

赵瑾哪还敢装作听不懂,也跟着上前,朝着老夫人深深一礼:“母亲教训得是。”

长宁侯府大概是整个京中人口最简单的人家了。老长宁侯出身将门,许家一门在早年战乱中只留得他一个男丁延续香火,许郢的生母则是北上逃难的孤女,并无其他亲朋。而杜老夫人虽执掌侯府中馈,老家却远在边南之地,如今来往密切的也只有一位几年前来京投靠的侄女了。

拜完杜老夫人,得了老夫人的一对缠枝镯子,许郢便携着赵瑾离开了和寿堂。

虽头上那皇帝给许郢放了三天婚假,但如今就他和赵瑾这境况来看,婚假不过可有可无罢了。

许郢和她回房之后便换了件常服,推开小门就准备埋进书房的公务里,却是在这时,赵瑾唤了一声:“侯爷。”

见他止步回身,赵瑾两步走到他跟前,问道:“侯爷今早那番话,可是觉得我贪图富贵,虚荣至极?”

许郢眉梢微动,他和她相处只有不到两日时候,却足知此女机敏灵活,擅于察言观色。只是他到底还是略看轻她一畴,未料到她如此敏锐。

以至于他已经在瞬间不假思索地改变了某些决定。

不过有些事情在没有确定之前,他丝毫也不想捅破,便装作惑然不解:“夫人何出此言?”

赵瑾不知自己的猜测有几分正确,但为了得知侯府两位当家人对她的态度,便直言不讳:“我给杜老太太敬茶时,她虽赞我举止有度,可话下却有责我之意。今早我‘夸大其词’在侯爷面前声称自己与杜老夫人之前有过几面之缘,侯爷言语中的嘲讽则是更甚。

“我只问,除去出身不显,礼仪一道,我是否能配的上侯爷的正妻之位?”

亏得她不是沈碧玉本尊,否则她嫁过来一天就无缘无故受这番冷嘲热讽,早就没那个耐心来质问许郢了。

她现下喜欢的人也不是长宁侯。这个问题对她本身来说无可厚非,可她如今却是占据了沈碧玉的躯体,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还会继续待在侯府,清楚这母子俩对自己的态度,在府中行事会方便许多。

许郢心中暗叹,她那人前的教养,不仅和传言不符,在他看来也是无可挑剔的,一举一动卓然天成,那些死板僵硬的闺礼,由她来做似乎就比旁的女子多出些许不同的韵味。

可就是太过出挑了些。

像是突然突然在深渊中的闪烁的明火,虽然让人眼前一亮,但更多的却是不得其解的诡异。

小说《侯爷就是口嫌体直》 第五章 杜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