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 乐乐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贡品夫君

更新时间:2019-08-22 10:12:34

贡品夫君 连载中

贡品夫君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非吟分类:仙侠主角:墨书青衡

主角叫墨书青衡的小说叫做《贡品夫君》,本小说的作者是非吟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墨书本是无名山上一只无忧无虑的黑蛇妖,因相貌缘故,被原本许下婚约的蛟族太子抵死相拒,她愿做妾都不肯,如此就成了妖界的笑话,某一日小妖上贡了一个美人,原以为能够同美人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却没想这美人原是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你这样丑的长虫,也不知是哪个泥沟里跑出来的,竟痴心妄想让太子纳你为妾,你也配?”

蛟龙王宫中,蛟族太子未婚妻如此说。

“父王!我蛟族何其尊贵,怎能同一条长得这么……这么一言难尽的黑蛇……她她,”蛟族太子一脸悲愤,“您这不是害我嘛!”

我握着玉佩的手,有些抖。

蛟王捋了捋长胡子,看似为难道:“小姑娘,你看要不这样……”

我忍了忍,指着蛟族太子,看向蛟王道:“是你说待我百年化形,便让他娶我为妻,你让他俩订亲也就罢了,如今我情愿为妾你们却……”

蛟王出声打断,“姑娘,话不是这么说,亲事不成,不若本王就拿一厢珠宝,抵你那颗仙丹。”

又唤了两只小妖,将一个箱子抬了来,打开是一堆泛着光的珍珠金银,蛟王笑眯眯的,还说:“这些珠宝也足可以抵那一颗仙丹了。”

我听得万分恼,不由回想起当初。

我本是无名山头上一条无名小黑蛇,机缘下开了灵智,有一知心好友,原本生活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每日里追追兔子捉捉鱼,金乌高悬便寻个阴凉小山洞就地一窝,醒了玩,饿了吃,困了睡。本该是这样简单。

然百年前的某个春天的某一日,无名山的小雨下得格外缠绵,好友白曦邀我出游,说是小雨中的静水湖景致渺然似仙境,再配上湖边娇艳的桃花十里,格外醉人。

我走在路上,就看见一条长了脚的长蛇躲着盘旋在天空上的大鸟,跌跌撞撞的,便好心一指不远处的小洞让他跑,我来断后。

断后嘛,也就是拿尾巴卷起一旁的石子枯枝往天上砸,砸是没砸中,结果反而惹恼了那群大鸟,我吓得一抖,爬得飞快,一不留神就撞上了什么,撞得我两眼冒金星,满脑子黑黑沉沉的。

然后我整个被一只白玉般修长的手提了起来,那人抬袖一挥,“退下。”声音清清冷冷的。

空中盘旋的大鸟低鸣一声,就真的散去了。

那人逆着光,我看不清他的模样,只听见那清清冷冷的声音说与我有缘,给了我一粒黑不溜秋的丸子,便踏云而去,白衣广袖飘飘洒洒,我的心境就起了点变化。

再回到山洞,那条长脚的长蛇软趴趴的趴在地上,见着我尾巴上卷的那粒丸子,双眼闪亮,好像立刻就精神了些。

四脚黑蛇自称是蛟族之王,而围攻他的是凤族,再说我尾巴上卷的那粒黑不溜秋的是仙丹,可治愈他伤势,能救他一命,而后蛟王又拿出一枚玉佩,说是作为交换,他待我修成人形,就让他那蛟族中最是英俊的独子娶我为妻,是时我吃穿不愁又前途无量。

我懵懵懂懂应下,将玉佩藏在了小窝里。

蛟王吞了仙丹,整个都发着光,而后吼了一声,将山洞吼得震了震,飞出山洞后变大了好几倍,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我跑去寻了好友,问她怎么修成人形,她听得好奇,问我发生了何事,我便原原本本的说与她听,她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又叹了口气,指尖点在我额上,将一套功法传给了我。

我改了平素懒惰的性子,每日里沐月华吞灵果,勤勤恳恳修炼了百年。

在这百年里,好友不时来查看我修炼进度,兴起时带我去了凡人的城镇,听那些人讲了好些有情人的故事,我听得感动,对修成人形之后的亲事就愈发的期翼,总觉得我与蛟族太子也会是恩恩爱爱白首不离。

然而后来,我化形化得不大好。

最后那道化形天雷降下,我未躲开,正正劈在我脸上,落了道红印,鳞片也有些收不了。确实是……有些丑。

白曦说,为人为妖或为仙为神,皆重在心,不过是一副皮囊,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深信不疑,怀揣着对未来的向往,拿着玉佩欢天喜地的来了蛟族王宫,就成了现在这般情景。

守卫的水妖不拿正眼看我也就罢了,蛟族太子还在不早前就订了亲,显然是蛟王根本没当回事,我退一步愿做个妾,却招这一通奚落。

蛟王还拿出一堆破石头来打发我,我忍无可忍,将玉佩一摔:“不过就是堆破石头,我不稀罕!就你儿子这样的,我还看不上眼呢!”

不管身后蛟族太子的未婚妻如何炸毛,转身涉水而去。

回到了无名山头上,挑了个顺眼的山洞,当个自由自在的妖,平时追追兔子捉捉鱼,金乌当头就变成原身挂在树杈上,晒着太阳打瞌睡,广寒当空便回洞府中,化成人形,四仰八叉躺在枯叶堆的石床上,闭眼睡到金乌当空。

不去想那蛟族太子一事平白置气。

大抵因我是这无名山头上头一个修了人形还四处溜达的妖,那些生了灵智的草木动物都将我称做大王,凡是受了委屈欺凌的,皆寻上了我出头,后来感念我的恩德,都会寻些灵果小物一流送来,说是受我庇护就该进贡,止也止不住。

于是我便过得愈发闲散了。

本以为我会就这样闲混着日子无忧无虑的过下去。

然而某一天,无名山头上刚开了灵智尤其亲近我的小山猫炸了毛,竖着尾巴奶声奶气的道:“大王!隔壁山上的兔妖说你是最丑的妖,说大王是妖界最大的笑话,不要脸死缠着蛟族的什么太子,那个什么太子不要大王你,三界之中也不会有人要。”

我险些炸了毛。

就忆起了蛟龙宫中的不快,恶狠狠道:“谁说本座生得丑!谁说本座没人要!谁说本座死缠着那只四脚长虫了!是本座瞧不上他,本座的夫婿,自然是这三界中最最最好看的人!”

将小山猫吓了一跳。

再细问下,小山猫气不过,就和兔妖打了起来,兔妖早小山猫几十年开灵智,小山猫自然打不过,还受了伤,愈说愈是委屈,双眼泪汪汪的,我看得不忍,寻上那座山头,将那只兔妖小小的教训了一番。

本以为这事就此揭过,没想到三不五时的看见小山猫炸着毛,双耳却是耷拉着的,活脱脱受了气还得生生憋着的委屈模样。

彼时我正挂在树杈上晒太阳,小山猫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在我眼前晃悠,我实在看不下去,便拿尾巴戳他。

小山猫抱着我尾巴,抽抽嗒嗒的哭诉起经过。

大抵是那只兔妖记仇,又寻了些妖来,找上小山猫七嘴八舌的说我坏话,小山猫说不过,打也打不过,又怕我听了生气,便独自受着,再到后来,就动上了手,本座听得很是气愤,看着小山猫肚子和前爪那块儿脱掉的毛,心疼得很。

小山猫是我看着长大的,自小就没了爹娘,由山头的小妖照顾,好不容易长这么大,哪能由他们这么欺负。

我遂化了形,抱着小山猫到了隔壁山头上,将欺负小山猫的兔妖一众狠狠的收拾了一顿,末了告诉小山猫,以后有人再说我坏话,绕道不管就是了,嘴长在他人身上怎么管得了,且似他这样初开灵智不久的,怎么打得过长他好几十岁的妖。

小山猫将脑袋埋在我臂弯,没吱声。

本以为这事就算完了,没想到一天夜里,一把火烧到我洞府,点燃了石床上枯叶,差点没烧掉我一层皮。

出了洞府,就看见一个长着翅膀的人在空中叫嚣:“长得这么丑的蛇妖好不知羞也就罢了,三番五次上蛟龙宫去闹事,胆敢欺负姐姐,今夜这事权当给你长点教训!别再让我听到你还觊觎我姐夫!哼!”然后便飞走了。

什么姐姐?哪个姐夫?

什么三番五次?

我听得莫名其妙,山上小妖惊惶赶来,好一通关怀询问,又为我找了些治烧伤的草药,我趴在草地上仔仔细细的想。

那鸟人长得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想到月落西山,本座终于想起来了!

那鸟人长得可不就像是月前指着我鼻子,嗤我痴心妄想的那个蛟族太子的未婚妻么?

欺蛇太甚!

我自草地上爬起,扯动伤口,疼得一咧嘴,一旁一直沉默的树爷爷显了形,出声问我:“墨书,你要去哪?”

我答得十分干脆:“去找那鸟人算账。”

树爷爷皱起一双秀气的眉,“不可,他是凤凰一族,不是我等惹得起的。”

说起来树爷爷并不显老,人形的模样看着很是俊秀,一身翠绿,晨风一吹扬起的衣襟发丝,配着那向来柔和的笑,看着像个仙人,在这无名山头的资历是最高的,平时安安静静做棵树,若是无名山中有小妖犯了错,顶多训斥几句,轻易不会显形。

我道:“凤凰?”

树爷爷点头:“百鸟之王,雄为凤,雌为凰。”

我再道:“以前从没见过,住哪的?”

树爷爷一指天,道:“九重天阙。”

天上?那还真去不了,我就算会了法术,也飞不了那么高。

说起天上,就想起了神仙,听说神仙都住在天上,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那个赶走凤凰送我仙丹的白衣神仙。

我以为神仙都该是他那样,白衣飘飘,不食人间烟火,清清冷冷却慈悲心肠,没想到还有恶意纵火毫不讲理的神仙。

不禁有几分唏嘘,默默趴回了草地上。

树爷爷温和一笑,立在不远处看云彩。

过了一日,烧伤结了痂,我照例在日头高悬的时候,挂在树杈上晒太阳,树爷爷守了我一日,终于肯放下心,钻进了原身里。

我动了动,悄悄睁眼看他,见他没反应,于是化成人形,飞快撕了好友交与我的瞬间移符,消失在原地。

我虽是条普普通通的小黑蛇修成的妖,却也不是可以任谁一欺再欺的。

不刻到了湖边,抽出白曦赠的据说是龙骨制的鞭子,念了口诀加持一鞭子劈去,将水劈得翻腾。

便自内飞出来一物,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我仔细看,是一条长了四只脚两道须,头上还有两个活似缩小的鹿角的长蛇,长得不大像蛟……莫不是个天生残疾?

不管怎样,我对四脚蛇没甚好感。

小说《贡品夫君》 第一章 本座成了妖界笑话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女强小说
  3. 游戏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