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乐乐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大发时时彩计划

你的位置: 首页大发时时彩走势图 > 最新资讯 >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安折傅安子音小说

2019-08-27 12:26:49   编辑:红人館
  •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为仇人白月光》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克里斯丁娜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前世她为了渣男付出一切,只得到了横死的下场。重生成渣男心底的白月光,刚好成为她复仇的最佳凭仗!然而,自己复仇的过程中,却也被别人记恨上了……本来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以恨为名义纠缠在一起,却发现,两世都深爱...

    克里斯丁娜 状态:已完结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大发时时彩下载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重生为仇人白月光》是克里斯丁娜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小说,主角安折傅安子音,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冷笑一声,两下把它撕成碎片,动作干净利落,随后对着洗手间大喊:“王八蛋!”————————————————————————她要逃跑。原本的计划彻底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刚刚遭遇的一切彻底打击了她,让她喘...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 第3章 青梅竹马 免费试读

她冷笑一声,两下把它撕成碎片,动作干净利落,随后对着洗手间大喊:“王八蛋!”

————————————————————————

她要逃跑。

原本的计划彻底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刚刚遭遇的一切彻底打击了她,让她喘不过气,拼命地想逃离这个魔鬼牢笼般的地方。

安子音身上就套了一件安折傅的衬衣,她身材比从前的自己矮了些,衬衣的边角居然到了膝盖。她拿腰带从腰间束紧,里面空空荡荡十分别扭。

本来她对穿安折傅衬衣这件事很恶心,但为了她迫不及待想要逃离的想法,只能将就,总不能裸着离开。

安子音不敢光明正大地从别墅正门离开,所以她选择了狗洞。

没错,就是狗洞,安家养了很多条阿拉斯加狗,就在后花园那里,在安子音的卧室窗户往下看,便能看到的那一大片花园。

发现这个狗洞实属意外,安家本来并没有这个狗洞,这是前天一条阿拉斯加硬生生刨土刨出来的洞,大小只可以容纳一个瘦小的人通过,她正合适。

安子音瞧了眼浴室,里面“哗哗”的水声淌得正欢,给了她逃跑的最好掩护。

她没选择从门口出去,现在傍晚时分,外面佣人肯定多,她跑不掉,所以她只能从窗户爬下去。

从窗口往下望,大概六米的高度,所以这里大概是第三层。安子音看了两眼,腿肚子都在打颤,六米的高度,摔下去那不是断手断腿?

幸运的是,这扇窗户下方,下面那一层有一个凸出来的阳台,她只要攀着窗户边缘放下身子,轻轻往下跳,估计不会有事。

安子音正打算爬出去,浴室的水声忽然停了,她手一抖,瞧着外面的混混暗暗的光线,平白生了紧张。

来不及了,马上跳!

她思想做好了准备,即使断了腿,也不愿意被两个恶魔般的男人养在身边折磨,但现实总不是那么丰满的。

蹲在窗户边缘的身子只是稍微前倾了一些些,大概三四十度的样子,立马就被一只手臂拦腰勒紧,后背撞进一个应该陌生,却丝毫不陌生的胸膛。

安折傅及时出现了,他的手臂紧紧地勒着她的腹部,让她完全喘不过气。

“自杀?逃跑?嗯?”他的声音又低又沉,不是斥责,也没有责怪,只有仿佛她做什么,都成不了气候的笃定。

他的触碰让安子音浑身的鸡皮疙瘩炸了起来,先前两个小时的记忆重新涌进脑海之中,她开始疯狂地挣扎。

安子音在慌乱之中,拉起他另外一只闲置的手,恶狠狠地咬了下去,皮破于她的唇齿之间,血腥味呛得她直干呕,牙齿嵌入肉中的感觉让她恶心。

这一口,力度之大,让安折傅也变了脸色,他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勒着安子音的手,去按自己的伤口。

自由了!这一刻她不再犹豫,纵身往下一跃,“噗通”一声摔在第二层的阳台上。

一声惨叫被安子音吞回肚子里,她未愈的脚踝,再次扭了,钻心的疼痛从脚踝处顺着小腿往上攀,直达心脏大脑,她咬破了下唇的皮,强行保持冷静。

她的行动有所减缓,但还是爬出了二层的阳台栏杆,又“噗通”一声,终于摔在了花园的土地上。

花园的土地湿润疏松,还铺着草坪,她这一下倒没摔得很伤,算是万幸了。她捂着被花枝划破皮的手臂,迅速抬头往上瞧了一眼。

安折傅也按着手臂,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安子音收回视线,踉跄着爬起,朝着一开始便注意着的狗洞狂奔而去。天色已经晚了,几条大狗已经被负责的佣人牵了回狗房。

说是狂奔,到底不过是她自己主观想法,其实那速度,在楼上安折傅的眼中看来,不过比乌龟快些而已。他黑沉的眉眼之下,一双眼睛仿佛雾霾中的太阳,灰蒙蒙的,却时不时闪一闪。

太阳已经落下山头,晚霞映了半壁天空,安子音一身脏兮兮地在街头行走,活了二十几年,就是在死的那一刻,也没有这般狼狈。

她苦笑一声,扯了扯身上已经沾满泥土的衬衣,看着大街上车水马龙的场景,居然生出茫然的感觉。若是作为白溪,她自然知道何去何从,但是撑着安子音的样貌身份,她该去哪?

街头是她熟悉的,茫然间,竟然走到了之前作为白溪时,常来玩耍的高档酒吧,夜晚还未正式开始,就已经人声鼎沸,这是全市最热闹的酒吧,也是最乱的。

就在金碧辉煌的大门口,两个黑衣保镖脸上冷漠,对面前斗殴的场面完全忽视,他们只管在酒吧内发生的事,至于外面的,不是他们指责范围。

酒吧是高档,但是来的人却三教九流,毕竟黑社会也有钱不是?

大门口两拨人互相对着眼直瞪,脸色凶狠地在干着对持,似乎下一秒就会来一场香港黑社会电影一样的火拼。

重点是,其中一拨人的领头人里,安子音看到了熟面孔。

她的好朋友,卓一文。

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还是她之前混娱乐圈时期的经纪人,她那时候能小小地红了一把,也是靠他的帮助。

而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两帮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在吵,险些就要闹作一团,安子音听了几句,话题居然是围着她展开的,正确地说,应该是围绕着白溪展开的。

卓一文一双潋滟的眼睛此刻愤怒地通红,像只随时扑起,将人撕咬在身下的猎豹,但他显然还留着些许冷静矜持,只是睁着看瞪着人,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危险而克制。

而吵架拌嘴的,都是他身后的人。两拨人其实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的,卓一文那边的个个衣着将就得体,即便是吵架骂街,行为举止还是有克制的。

而另一边就不太一样了,叼烟的、叼牙签的,头发染的五颜六色,个个都是斜着眼睛看人,拽的要上天。

“怎么着,那个女的死了都没人知道,你们还拿她当宝贝?我就是要把照片卖给安家,怎么着,想打?你特么来啊,老子怕你?”

说话者已经喝得半醉,是被几个小年轻搀着才不至于摔倒,他发狠似的挣扎,甩掉碍事的人,指着卓一文的鼻子大喊大叫。

卓一文忍了好些时间,听到这话终于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你不就想要个钱?我们进去谈,这人多。”

他自问已经是最好的态度,要是再吵上几句,他也绝对保持不了如此冷静。

安子音生生忍住了上去的脚步,卓一文,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从她跟了安折北做私人助理之后,他们的联系便少了,每次见面都是匆匆忙忙。

“进去?你当我们傻?进去我们还怎么闹?有话在这说清楚!”对面领头人哼笑着靠近卓一文,特意放低了声音,眼神朦胧,故作神秘,“安折北杀人了,这个证据照片的价值,够我活一辈子不愁的了,你以为你哪位,凭什么阻止!“

卓一文听了这话也征愣了一下,他原本是自己来酒吧买的醉,本来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一群朋友赶过来打算接他回去,结果一出门就听到一帮人在说白溪的事。

他就浑浑噩噩地听了几个句子,“安折北那姓白的女的照片在我手里,他想不给钱都不行”、“安家豪门大户,随便给条毛都够我们兄弟好吃好喝的了”,两句话让他酒醒大半。

脑子却有点转不过弯,他当了经纪人多年,听到什么照片卖钱的事,通常都是下意识联想到自己手下又哪个不安分的艺人,被拍了暴露隐私的照片,所以一时间想歪,以为他口中的照片,是什么亲密照,裸照一类的。

白溪人都去了,他绝不能让她的清白被人玷污了。他就是端着这个想法跟那群混混对持,却没想到听到这个话。

一时间,他只干睁着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白溪时安折北杀的??

安家给他的说法,分明是白溪自己失足撞到桌角了,他那时候悲痛归悲痛,却没想出来安折北动手杀人的动机,便没有怀疑这个说法。

他强忍着冲脑而上的愤怒,一字一句地套话:“你说是他杀就是他杀的?他根本没动机。”

那混混显然也是喝得大了,不然他根本不会和一个陌生人说这么暴露的话,他眨了眨眼,哼了一声,“你以为安折北什么好东西,我呸,还不是为了那个智障脑残妹妹,那姓白的女人靠近了她一下下,她就尖叫,然后那安折北不就……不就动手了呗。”

安子音躲在电灯柱后,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重见故人的忐忑刹那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抑制不住的冷笑。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炽热,强烈的存在感让两个半醉的人齐齐转过头来。

糟糕!

她心里咯噔一下,那个混混认识安子音!

半秒的反应时间,她转身就逃。但这世界上幸运或许大多相似,而不幸却各不相同,她绊了一跤,整个人摔在地上。

脚腕上的伤被多次作践,让安子音连站起来都困难,她避无可避,只能坐在地面上安静地低着头,长发遮了眉眼,只期待两个人不会注意到她。

事与愿违,混混踉跄了两步,走到她跟前,结果两秒后“噗通”一声直接压在她身上,醉死了过去。

安子音困难地扒拉着浑身酒气,恶臭熏鼻的人,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她应该高兴吧,因为卓一文不认识安子音。

卓一文打量了她半眼,突如其来的真相让他难以消化,别人如何已经跟他无关了,便抬脚打算离开,下一秒却被一句话生生截了步伐。

“卓先生,我知道真相。”

小说《重生为仇人白月光》 第3章 青梅竹马 试读结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

返回首页